区块链,是“天使”还是“魔鬼”?

区块链的“幽灵”在到处游荡。硅谷、加密谷、阿联酋、加勒比列岛。


区块链.jpg


它在如今保守主义肆虐的现实世界中, 包含着绝无仅有的意义。它不仅仅是投机客们的宠儿,也燃烧着未曾熄灭的共产主义理想。 共产主义一词在柏林墙崩塌后已经越来越少的提及。在东方阵营长达七十多年的社会实验中,它意味着缺衣少食,斗争、威慑与畏惧。而这些绝对不是人类未来的方向。


区块链正在成为实现共产主义理想的另一种方式,而它,至少从现在看来和任何曾经发生过的灾难无关。


当我们回溯共产主义的原初含义, 共产翻译成共有或共享来的更为恰当。它意味着人们属于整体的一部分,扮演自己的角色,各取所需,而不受支配。这是一种极端的社会形态, 它要求高度的自我克制才能带来整体的自由。


而事实上,缺乏足够的透明机制,造成了无从对分配总量、来源和去向的监控,亩产万斤的咄咄怪事才会发生。 


但这个虚拟货币想要解决的问题仍然存在,比特币创世九年以来,仍然是小范围的经济产物。即使,比特币和其他所有区块链项目想要用公共账本的方式解决透明度和去中心化问题的问题。它的产生是为了调侃或者反对臭名昭彰的资本主义。但它机制的不成熟让中本聪更像是个资本主义的卧底。高昂的交易费、超过一万美元价格和“nocoiner“这类鄙视称谓的出现,让比特币成为了某种平民维度精英主义的标志。巨鲸和万币侯成为万人敬仰的对象,他们只是取代了投资银行成为了另一种巨头崇拜。


区块链2.0技术让越来越多的加密货币以补丁的方式完善了生态和支付体系。但不得不承认,到现在为止,深刻的社会变革尚未出现,相反,目前基于互联网技术的区块链更多地反映出它们所在的社会。企业和政体的现代性来自于大革命时代以来的不断摸索,没有一种极端计划主义或者自由主义的模式可以存在,区块链3.0相信也不会例外。


当下所有的共识机制几乎都已经在当下各国的政治和经济制度中有所体现, POW的算力即权力, dPOS的人民代表制度,无论哪种,最后都多少造成了权力集中化的问题。区块链技术本身也并非全无漏洞,匿名性的双刃剑;处理速度的低下等等都为未来某个惊天大BUG埋下隐患。


区块链作为乌托邦运动失败可能性很大,就像现实生活中为社会变革而斗争的许多持不同政见者和政治活动家一样。 因为,该运动并没有让各种代币的投资者们认同它的社会大同理想。后者只是来去匆匆的投机客。


此外,考虑到行业,技术和政府主要参与者的兴趣,由区块链技术联合起来的私营实体和公共实体之间的伙伴关系决定了他们拥有其部署的区块链数据库或交易系统的管理权。未来很大的可能是,一个极有威力的强权系统可以利用资本和技术优势使得区块链成为一种剥削隐私及排除异己的政治手段。当下已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各个国家都在国计民生上有着诸多污点。设想一下, 如果朝鲜拥有了更加高效的身份管理可能意味着更多的人将无法脱身。要知道朝鲜政府已经在虚拟货币上获利颇丰。